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禅修笔记3:皈依  

2012-07-29 1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禅修笔记3:皈依


皈依

我被忆持了!我皈依佛法,受了五戒,已经成佛门子弟了!

一切都发生在懵懂未知间。

中午吃过饭回房小憩,还没回过神来,有人来唤我去办公室。

我稀里糊涂地去了,女工组长妙韵说让我们新来的五个人一起拜见尊者。尊者坐在角落的桌子后面,我们各自站立,肃然地等着,人齐之后,尊者说可以行礼了。

我们先拜了佛陀,又拜尊者,尊者指点我,说我磕头时应该肘部着地。我只好又重新磕了头,看看另外四个,都礼仪周全,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是完全门外汉——唉,白读了那么多佛教书籍印度历史,却连怎么磕头都不会。

行礼后,尊者开始用巴利语念经,并要求我们跟着念。于是他念一句,我们跟一句,我完全听不懂他在念什么,只是鹦鹉学舌而已。念经后,再次行礼退出,木樨说:你皈依了,以后就是佛弟子了。

啊?我呆住,这才知道刚才的仪式就是“受戒”。我竟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地三皈五戒,成为佛教徒了。那以后我还可以学习别的宗教,至少是去了解和学习宗教历史文化吗?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目前也没准备好要加入任何教派,谁知道就这样顺水推舟地入了佛门了。难道这就是宿命,亦或夙缘?

且只有随缘了。

 

转眼十一点半,又该吃午饭了。这是今天最后一顿饭,吃完之后,就要捱过整个下午和漫漫长夜了。我跟自己说,得多吃点,要有体力才能坚持住啊!

吃完饭,被派了一个“活儿”——帮厨房打扫。我有点发愣,小时候因为我在家里是最小最无用的一个,干不了什么家务,所以就常被指派洗碗。那时候还没有洗洁精,每当我伸手进冷水里擦洗那些油腻腻的碗盘时,心中就止不住地厌恶,尤其在冬天里,就更觉得苦不堪言。洗碗与挤公交车成为我小时候最可怕的两大噩梦,于是在心里稚气地发愿:等我将来有了钱,出门就打车,吃完饭就摔盘子。

现在也仍然没钱,可是有了自己的车,再不用挤公交了;虽然不会吃完饭就摔盘子,但因为大多时候在外面吃,也用不着自己洗碗了。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入寺禅修第二天刚皈依就被派了洗碗的义工,这难道是佛陀对我的考验?

菜盘子还好办,盛饭的铝合金托盘、尤其是盛菠萝饭的托盘,特别粘腻难涮,我用尽了力气才把它们洗干净,然后又擦洗了水池才算结束。

回房小息一会儿,也就到两点钟“共修”了。我没打过坐,实在坐不住,脑子里一向天马行空的,闭上眼睛,思绪比睁眼还繁乱,而且硬梆梆地坐在垫子上,背也疼腿也疼脚踝也疼,五分钟一换姿势,好容易坚持到三点半下座。

回房后躺在地毡上便睡着了,快四点时木樨来将我叫醒,于是又去禅房参加四点半的第四坐。出来时遇到尼师,要我们七点去法堂拜访尊者,“领业处”。

我这才弄明白:原来这位领经的尊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玛欣德长老,是他为我们传授业处,这也是至大荣幸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