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新版红楼要不要拍120回本  

2010-08-09 20:25:00|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5:35北京卫视“聚星坊”《唇枪舌剑侃红楼》,是一场关于“新红楼要不要拍120回本”的辩论,很多网友给我提意见,说我讲话太快,而且节目时间太短,掐得太厉害,未能详细、从容地说明观点,不尽兴。

     因此,我在这里把自己的观点重新整理成文,回报读者。

     要说明的是,这辩论赛每集一个题目,本周从周一到周五,每天这个时间都会有不同的议题辩论,大家在看过电视后,对我有什么意见,都可以在博客后留言。谢谢支持。

                  

    《红楼梦》未完,后四十回非曹雪芹原笔,乃为高鹗、程伟元编撰续貂,这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是常识。

换句话说,曹雪芹的原著只有八十回,八十回往后已经不能称之为“原著”,而最多是“续作”。

 

    那么,李少红导演在“尊重原重”的前提下,到底该不该按照120回程高本来拍摄《红楼梦》电视连续剧呢?

    有人说,这样做,至少给了故事一个完整的结局,作为电视剧,总不能让我们只看到一半故事就戛然而止吧?程伟元、高鹗的续虽然不如前八十回好,可是也没有人续得比他们更好,而且我们从小看到的《红楼梦》就是这样的,那么照着这样拍有什么错呢?

    错,大错而特错。

    因为我们从小看到的就是一个错误,现在终于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时候,还要进一步强化、重复、加深这错误,这算是什么理由呢?

    甲戌本脂批《石头记》1754年传世,其后陆续出现不同版本,但都到八十回止,各本中均有多少不等的脂砚斋批语,透露了很多故事的隐情及后四十回内容。

    30多年后,1791年,乾隆印刻本出现,就是我们现在熟知的120本。程伟元在前言中说,他是从鼓担上购得散稿,整理成后四十回的。这说法很聪明,也很含糊,他不说是不是自己续写的,甚至不说这是不是真正的曹雪芹稿,而只说他买到了这么一卷稿子,并且做了一回编校工作,使《红楼梦》这本书完整了。

至于后四十回到底由谁所写?这个问题他抛给了后世。220年过去,直到今天我们还在打闷葫芦。

 

    表面上看,程伟元、高鹗干了一件大好事,因为他使《红楼梦》完整了。但问题是,后四十回只是在文风、脉络上与前八十回有三分相像,实则大相径庭。读者在不解详情、不加分辨的前提下把它当成一部完整的书去读,只会让自己对书的理解南辕北辙。

    首先,除了“黛玉钗嫁、宝玉出家”这个大方向是对的外,书中的故事细节、尤其是人物性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从“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后已经完全放下偏狭私心的林黛玉重新变回了小心眼,而且比以前愈发尖刻;精明能干、一直促成宝黛之好的王熙凤,竟然做了“掉包计”的主谋;而那个慈爱的贾母,翻脸无情变成了害死黛玉的帮凶;端庄自持的大家闺秀薛宝钗居然厚颜无耻到肯冒黛玉之名出嫁;而原应远嫁海外为妃的探春不过是由父亲许婚嫁了个外地的小官儿……

    这已经不是《红楼梦》,这只是假红楼人物之名搬演的另一场才子佳人故事了,它使读者混淆了原著中本来生动独特、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改变了“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故事主线,连主题和对情感的追求也都改变了。

    幸好,1921年胡适提出了“新红学”,对续本进行考证,接着,甲戌本、庚辰本等十余种脂批本先后出现,我们虽然看不到后四十回的原笔,却通过各本中脂砚斋批语得知了应有的结局是怎样的,明确地知道高鹗、程伟元之续绝非曹雪芹原著。

    之后八十多年来,红楼爱好者们(我一直反对所谓“红学家”的说法,对于一本书而言,我们不过都是读者罢了,各自读书体会有深有浅,读书笔记做得有多有少,未必就能因为曹雪芹之功而让自己也跟着成名成家了)耽精竭虑,各出机窍,渐渐从曹雪芹家史、脂砚斋批语、前八十回伏笔、历史文献资料等各方面,大致推出了八十回后应有的故事脉络。

 

    而八七版电视剧《红楼梦》就是集各家学说的一个大成者,虽非完美,却已经在“惜春缁衣乞食、巧姐沦入烟花后被刘姥姥救出、探春远嫁为妃、黛玉为相思泪尽而死”等等情节上直观地体现了多少年来红学推演的结果。八七版成为经典,编剧周岭老师要立第一功。陈晓旭、邓婕等形象可以深入人心,除了演技外,人物形象的完整性也是相当重要的。

    相比之下,再看2010版,蒋梦婕从进贾府到死就没进步过,永远是尖酸小性儿、甚至是越来越偏执神经质的一个不可爱形象,简直是“找死”;而贾母的慈爱荡然无存,倒是更符合后四十回的描述,就是个害死亲外孙女儿的刽子手,难怪有网友称之为“老妖精”。

    而所以会有这样失败的表现,除了编剧、选角、化妆、造型等等原因外,导演依照120程高本来拍戏,也是不可忽视的一大弊病。

    单以最受争议的黛玉“裸死”一段戏来举例:

    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死亡的描写是隐晦的、空灵的、艺术的,无论秦可卿之死、金钏之死、晴雯之死,都只是侧面描写;而秦钟之死虽然正面,却借牛头马面来了一番调侃;尤三姐之死则更是写意,只一句“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就完美带过了,并没有什么“脖子上一个血窟窿,血汩汩地流了出来”之类的恶心描写;可以想象,如果由曹雪芹来写黛玉之死,也一定是凄美的,梦幻的。

    但高鹗却不是这样,他笔下的黛玉死时,又是“两眼上插”,又是“口流涎沫”,又是“摸一摸身上,已经凉了”,阴冷而恶俗,把个冰清玉洁的绛珠仙草林妹妹生生弄成了凡夫俗胎。

    哪怕只是从这一个细节,我们也可以清楚地判断出前八后四非一人之笔,后四十回显然笔法恶劣、审美低下。

    而李少红导演却偏偏采纳了这样的描写手法,迎合了这种情趣,并在拍摄中更进一步恶俗化,来了个“裸死”的冷艳镜头,并自认为“很现代、很震撼”。

    不能不说,李少红是中了后四十回的毒,而她又将这毒汁酿了酒,进一步毒害更多的观众。

 

    对于推广《红楼梦》这本书而言,没有一种形式比电视连续剧更为大众所喜闻乐见的了。很遗憾,掌握了话语权的李少红导演没有珍惜这个机会,却为了“狗尾续貂”推波助澜,不是积极地推广经典,反是更深地误导读者了。

 

本周一到周五晚五点三十五分,西岭雪做客北京台,“唇枪舌剑侃红楼”,敬请收看。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