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谁是大观园第一风流人物  

2010-08-05 09:39:00|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应北京台“聚星坊”制片人齐婷邀请,录制“唇枪舌剑侃红楼”,四个临时组合的辩手仓猝上阵,拿到选题,分出正反,便是一通摩拳擦掌。

        一下午连录了五场节目,第一场版本之争,两女对两男,我与传媒大学的文娟老师联手,对抗“五星夜话”制片人国培源,和心理学家雷鸣。接下来几场,则一直与国老师搭档。最后一场又换成雷老师。临上场我还在问:“这回我是正方还是反方?”坐定了,悄悄对雷鸣老师说:“开场白一分钟你来吧,我还晕着呢。”然而刚才几场一直跟他打擂,习惯性对抗,他一开口,我就在疾速地想怎么驳倒他,差点吐槽才忽然想起:不对,这场我俩才是同盟。心里暗叫一声好险,忙忙掉转枪头,冲着刚才还是亲密战友的国培源老师开炮了。

        其实正像是嘉宾周岭老师说的那样:红楼是一个三百年来争论不休的话题,很多题目都难有定论。尤其是人物形象的塑造,因其矛盾,所以生动,哪里有那么明确的是非对错呢?

         邓遂夫老师的到场支持,让我犹为感动。

         由于最后一道辩题是关于“王熙凤是不是好老婆”,故而将一篇旧文更新,权充今日博文。



    谁是《红楼梦》中第一风流人物?

    宝钗?黛玉?晴雯?尤三姐?还是秦可卿?
    我说都不是。

    宝钗端庄得太过冷淡,黛玉清高自许,目无下尘,都远远称不上“风流”二字——尽管,这两个人是《金陵十二钗》的领军人物,而文中又给了明确的定评:
    黛玉一出场,众人就看到她“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
而宝玉看见薛宝钗羞笼麝香串时,觉得她“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
    到了太虚幻境,再见了秦可卿时,则又把两个人一起比下去:“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
    而在贾珍、贾琏两兄弟眼中,则觉得尤三姐才是风流教主,“本是一双秋水眼,再吃了酒,又添了饧涩淫浪,不独将他二姐压倒,据珍、琏评去,所见过的上下贵贱若干女子,皆未有此绰约风流者。”
——这“上下贵贱若干女子”,自然也包括了黛、钗、可卿诸人。且那尤三姐自己也“仗着自己风流标致,偏要打扮的出色,另式做出许多万人不及的淫情浪态来,哄的男子们垂涎落魄,欲近不能,欲远不舍。”
这样子一路PK下来,似乎“属风流人物,要算尤三”了,况且她又姓尤,真真一个尤物,应当无愧于风流之名。
然而她的亲姐姐尤二却曾说过:“我虽标致,却无品行。”尤二死前,看见尤三姐手捧鸳鸯剑前来,说:“你我生前淫奔不才,使人家丧伦败行,故有此报。”尤二姐亦泣道:“我一生品行既亏,今日之报既系当然。”
可见风流虽无过错,“淫浪”却是至不可恕之罪孽,所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尤二姐吞金自尽,尤三姐也用鸳鸯剑自刎,三个风流尤物都落得个现世报。
    “俏丫鬟抱屈夭风流”的晴雯虽然也占了风流之号,却无淫行,因此在十二钗里列于又副册榜首,册子里给她的评语是“风流灵巧招人怨”,但是接着一句“寿夭多因毁谤生”,说明是枉耽了虚名儿,“风流”乃是天性,并无过失,所有的传言皆是“毁谤”,所以她虽然也非善终,却只是病死,不至于自尽,是清清白白地来,清清白白地去。

    那么,十二钗里既风流又不至落于淫奔之徒的真正花魁该是谁呢?
    只有王熙凤。

    书里对凤姐没有用到“风流”这个词,却换了一个“风骚”——“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寥寥数语,一个活色生香的俏丽佳人已经跃然纸上,比风流更见挥霍洒脱,却不失矜贵。
    当然,凤姐也犯过一个“淫”字,却与本身无干——“见熙凤贾瑞起淫心”,那个想吃天鹅肉的可怜蛤蟆贾天祥一见凤姐误终身,竟至丢了性命。有人说“王熙凤毒设相思局”,是太心狠手辣了一些,我却以为不然:贾瑞为了等熙凤而在穿堂里冻了一夜是自找,又不知改悔,复被蓉、蔷两兄弟讹诈,更是活该;已经病入膏肓,还要做白日梦,不肯听道士的话,非要正照风月鉴,到底被收了魂魄——从始至终,凤姐并不曾动过她一指头,她整治贾瑞的一套手段,比之尤三姐用酒色“哄的男子们垂涎落魄”不知高明出多少倍。这才叫求仁得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
    贾瑞的出场,完全是为凤姐的浓墨重彩做了一个陪衬,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人,读者如何见得出凤姐美貌的杀伤力?又如何得知她的艳若桃李,冷若冰霜?
然而曹雪芹却又偏偏写凤姐“一团火似地”赶着人说话,连见了刘姥姥都是“满面春风地问好”,并非一个冷美人儿。
    关于她的房事,书中仅有一处描写,《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一回,周瑞家的隔窗听见贾琏笑声,又看见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脂砚斋点评这写法乃是“柳藏鹦鹉语方知”。作者顾忌凤姐身份,故而不能直笔明写她的房中之事,然而这样一个春闺佳人,又如何可以没有风月文字,于是只是这样“隔墙花影动,似是玉人来”地含蓄一笔,已经令人无限遐思。
    这就好比真正的好画不是满纸金粉,而要适当留白;真正的性感不是春光尽泄,而要半抱琵琶;真正的美色并非万紫千红,而是一枝红杏;真正的风流,则既不是娇羞扭捏,更不是淫声浪语,而是揉风情与机智于一身,熔冶艳与刚烈于一炉,除了“擅风情,禀月貌”之外,更要知分寸,有进退,守德行,点到即止。
王熙凤,当真无愧于十二钗第一风流人物!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