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关于黛玉之死  

2010-07-09 16:56:00|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真心觉得新版红楼虽然错讹难免,但终有其可取之处,媒体一面倒地诟病是不公平的。所以几次发誓再在公开场合发言时,一定要力挺新红。

      然而昨晚有记者采访时,我夸夸其谈了半天新红的优势,记者一个问题就把我砸晕了:你对黛玉裸死那段戏怎么看?

      我大惊:黛玉?裸?可能吗?

      后来上网搜了一下网友转发的剧情和剧照,唾沫同咒骂同至,砖头与瓦片齐飞,真把我电得整个晚上都外焦内嫩的,简直刺激过度。

      我清丽脱俗的林妹妹啊,咋能这么“脱”这么“俗”?

      记者还问:你以前曾续写过一部《黛玉之死》,你怎么看待你笔下的黛玉的?

      报纸篇幅有限,我只能三言两语回答了,但内文部分,不妨在这里贴出。

以下摘《释梦斋评西续红楼梦之黛玉之死》第十一回:





     

     却说黛玉送灵回来后,许是劳动着了,反肯略进些饮食,倒比前些时候觉的舒展些似的。紫鹃、雪雁等都大喜过望,只说:“阿弥陀佛,宁可好了吧。”这日晚间,黛玉吃过药,又见紫鹃端上玫瑰花熬的粥来,倒也颜色鲜美,便尝了几勺,幸喜不曾呕吐。因取茶来漱了口,问道:“宝玉这时该到孝慈了吧?”紫鹃答道:“算来该到了有两三日,若赶得急,还要早些。”黛玉点头叹道:“那是还有四十多天,只怕见不到了。”紫鹃听了难过,忙劝道:“姑娘刚刚身上好些,怎么又说这样丧气话?”

黛玉点头不语,凭窗出了一回神,自觉身上清爽些,便讨镜子来照了,但见面泛红潮,如桃花烂漫;眼波流动,似秋水含情。自己叹了一声,抬手理了一回鬓,便欲去给贾母请安,亦是宽解之意。紫鹃看他精神还好,想着走动一下也好,免的老太太惦记,一天几次的派人来问,遂扶出门来。

此时春光将残,绿暗红稀,林黛玉顺着翠堤一带款行,沿途不见半个人影,不禁心中叹息。从西角门出来,便是贾母正房。贾母见了他,果然脸上有些喜色,道:“你又起来做什么?这早晚凉,小心风吹着,回头又吐了。”凤姐、湘云等也都在贾母处定省,见了黛玉,都拉着手问长问短。黛玉道:“这两日倒比前好些,昨日并不曾吐。”

贾母更觉放心,说了几句话,仍催紫鹃送他回去,叮嘱:“刚好些,千万别劳动着。”凤姐笑道:“可看出个亲疏远近来了,妹妹病了,老祖宗一日三次的叫人探问,略走几步路就怕妹妹累着。我现也病着,老祖宗非但不心疼,每日里还嫌我懒,干的活少,恨不的叫我扛了笤帚扫院子去。”说的贾母笑了。

这里黛玉进了园子,方走到沁芳闸边,忽然一阵风,吹的满树落英缤纷,便如识人性的一般,飞飞扬扬扑了黛玉一头一身。黛玉不禁站住了长叹一声,心道久病不起,竟将春光也辜负了,可怜这些花儿早已凋萎,只为自己不来收葬,宁肯枯死枝头亦不随风飞落。因叹了一声,回头道:“紫鹃,你回去将我的花锄锦囊取来。”紫鹃劝道:“姑娘刚好些,又操劳了,况且天色已晚,不如等明儿好了再来收拾吧。”黛玉喟然长叹道:“那里还有好的日子呢?”挥挥手只命紫鹃快去。紫鹃无奈,只得回身去了。

黛玉遂慢慢行来花冢之旁,猛可里想起那年三月中浣葬花时,与宝玉同读《会真记》的往事,一时许多句子扑上心头,思及“玉宇无尘,银河浣影,月色横空,花阴满庭,罗袂生寒,芳心自警”诸句,正应着眼前景物,一点不差,又想及“去住无因,后退无门”,“玉堂人物难亲近”等句,不禁心恸神驰,柔肠百转,顾不的风清月冷,树荫露寒,身上一软,就便儿坐在花下石凳上。却又忽然省的,此处便是自己瘗花埋香,哭作《葬花吟》,后与宝玉互剖心事之地,耳边蓦的清清楚楚响起一声“妹妹,你放心”,听着就像是宝玉在自己耳边说话的一样,更觉万箭攒心,喉头一甜,猛的一口血喷出,手扶着花树,便软绵绵倒下来。

紫鹃取了花锄回来,却不见黛玉,正欲寻时,迎面见着玉钏手里托着一瓶子玫瑰露进来,因拉住问道:“可见着我们姑娘没有?”玉钏道:“我正奉了老太太的命,去给你们姑娘送这个呢。老太太听说林姑娘肯吃东西,喜的什么似的,立逼着二奶奶找出这个来,叫给林姑娘换口味。”左右看看无人,便又拉着紫鹃的手道:“我因信你,才问你这话,有没有,你只别往外嚷去。”

紫鹃听他说的蹊跷,心中惊疑,忙问:“何话?”玉钏道:“我听人家说,林姑娘和宝玉商量着要私奔,只等宝玉守灵回来,就跟老太太告假,说林姑娘要回乡扫墓,叫宝玉跟着,两个瞒天过海,远走高飞去,可有这话的没有?”紫鹃叫一声苦,顿足骂道:“这是那个烂了舌头的嚼蛆,可不屈死我们姑娘?”玉钏道:“我也不信林姑娘会说这样的话。可太太竟有些当真呢。从前我姐姐还不是一句顽话,就枉丢了性命?要说宝玉,真就是个害人精,远的不说,那晴雯、芳官、四儿是伏侍过他的,自然容易招惹是非,小红却是已经跟二奶奶去了的,谁知就为着同他说了两句话,便惹了多大不是……”

话犹未了,却听石后头有人笑道:“这不是林姑娘么,怎么睡在这里?你身子又弱,倒和史大姑娘学。”却是老太太房里的丫头傻大姐的声音。

紫鹃、玉钏俱吃了一惊,忙往石山后寻去,果然见黛玉倒在花树之下,双目紧闭,面如银箔,脸上身上覆了半扇落花,静无声息。即伸手向鼻下轻探,只觉气若游丝,似有还无,不禁都唬的连声呼唤。忙叫了人来将黛玉抬去潇湘馆,又命雪雁飞报与贾母知道。正是:

船到江心桨已断,那堪风雨不饶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