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红楼里的吃,与命运有什么关系?  

2010-07-15 13:27:28|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西岭雪

红楼里的吃,与命运有什么关系? - 西岭雪 - 西岭雪

 

昨天晚上五点到七点,参与了西安交通台《一品长安》的电台直播节目,与主持人罗宁、姚剑谈一谈《红楼梦》里的吃与养生文化。因为外地的朋友听不到,群里有很多朋友说太不公平啦,得把对话写下来贴在博客里才可以共享,所以今天就更新一篇大嚼红楼吧。

《西岭雪探秘红楼梦》因为是对36钗命运的探佚,所以并没有拨出专门的篇章来讨论“吃”这件事,但也零零散散地见于各人小传中。因为,一个人对吃的选择,多多少少会体现出他的性格倾向,甚至会影响到他的命运。

比如,王熙凤就是书中口味很重的一个人。你看李嬷嬷跟袭人吵架,她去劝架时,说:“我家里烧的滚热的野鸡,快来跟我吃酒去。”

贾母往园里赏雪去,她去接,也是笑言:“已预备下希嫩的野鸡,请用晚饭去,再迟一回就老了。”

安慰邢夫人时,则是:“舅母那边送了两笼子鹌鹑,我吩咐他们炸了,原要赶太太晚饭上送过来的。”

螃蟹宴时,平儿剔了一壳黄子送来,凤姐道:“多倒些姜醋。”之后说没吃够,打发平儿专门又多要了十个大的,还特意声明:“多拿几个团脐的。”

——凡此种种,都看出凤姐喜吃野味、海鲜,而且味重。

红楼里的吃,与命运有什么关系? - 西岭雪 - 西岭雪

 

相比于黛玉的只吃了一点点蟹肉,便“觉得心口微微的疼”,唬的宝玉忙吩咐人“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显然凤黛二人有天壤之别。

黛玉脾胃弱,螃蟹不能多吃,烧鹿肉也不敢吃。凤姐送了众人茶叶,众人都说味轻,惟独黛玉却道:“我吃着好,不知你们的脾胃是怎样?”

由此可见,黛玉口味极轻。

 

晴雯是黛玉的影子,所以也口轻,而且刁。

她喜欢吃豆腐皮儿的包子,真想象不出是什么味道来。打发小丫头去厨房单点炒芦蒿,厨房问肉炒素炒,小丫头回:“荤的因不好才另叫你炒个面筋的,少搁油才好。”

少油,去荤,可见也是个口淡的。正符合了那句“心比天高,身为下贱”。

芳官虽是二等小丫头,有样学样,便也刁钻起来,不但在屋里单独开席,还要挑三捡四。

柳家的遣人送来一个食盒,里面是一碗虾丸鸡皮汤,一碗酒酿清蒸鸭子,一碟腌的胭脂鹅脯,还有一碟四个奶油松瓤卷酥,并一大碗热腾腾碧荧荧蒸的绿畦香稻粳米饭。

看着都眼馋,偏偏芳官还矫情地挑剔:“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只将汤泡饭吃了一碗,拣了两块腌鹅就不吃了。

倒是宝玉闻着,倒觉比往常之味有胜些似的,遂吃了一个卷酥,也拨了半碗饭泡汤,只觉香甜可口。

 

当然,红楼的吃除了分人、分时令、分场合外,还有很多讲究,所谓餐桌礼仪与养生之道,包括茶与酒的选择,写下来真成一大篇长论了,暂不罗嗦,容后再详加整理。

红楼里的吃,与命运有什么关系? - 西岭雪 - 西岭雪

 

  评论这张
 
阅读(31156)|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