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家班与贵养  

2010-12-09 15:24:00|  分类: 西望昆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养家班的规矩,最兴于明朝万历年间,士大夫们纷纷蓄养戏子组成家班,在宴会上飨以亲友,彼此较艺。有些痴迷于此道者,还会亲自执笔,写戏、教戏、导戏。

 

    比如汤显祖的名剧《牡丹亭》,就是由万历年前首富王锡爵的家班首先演出的。确立了明清传奇创作规范的沈璟之所以能写出《南九宫十三调曲谱》,也是因为有着养家班的丰富经验。

 

    明末贰臣阮大铖,因投靠阉党,为东林党人所不耻,孔尚任《桃花扇》中便借李香君之口对他大骂不绝。然而阮大铖养的家班却很出名,他自己本人也是个剧作家,曾写过一个本子,叫作《燕子笺》。张岱就曾评价阮家班说:阮圆海中家优,讲关目,讲情理,讲筋节,与他班孟浪不同。然其所打院本,又皆主人自制,笔笔勾勒,苦心尽出,与他班鲁莽者不同。故所搬演,本本出色,脚脚出色,出出出色,句句出色,字字出色。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了十二官小戏子,他的祖父曹寅为江宁织造,是否养过家班暂无资料,但是洪昇到金陵时,曹寅曾在家中大摆宴席,遍请南北南北名流,连续三天,全本演出洪昇名剧《长生殿》。这个演出班底,是外请的名角,还是曹氏家班,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看出曹雪芹对于戏的喜爱乃是家学渊源。

 

    庚辰本《石头记》在元妃点戏、龄官辞演一段有双行夹批:按近之俗语云:宁养千军,不养一戏。盖甚言优伶之不可养之意也。大抵一班之中此一人技业稍出众,此一人则拿腔作势、辖众恃能种种可恶,使主人逐之不舍责之不可,虽欲不怜而实不能不怜,虽欲不爱而实不能不爱。余历梨园弟子广矣,个个皆然,亦曾与惯养梨园诸世家兄弟谈议及此,众皆知其事而皆不能言。今阅《石头记》至原非本角之戏,执意不作二语,便见其恃能压众、乔酸娇妒,淋漓满纸矣。复至情悟梨香院一回更将和盘托出,与余三十年前目睹身亲之人现形于纸上。使言《石头记》之为书,情之至极、言之至恰,然非领略过乃事、迷蹈过乃情,即观此,茫然嚼蜡,亦不知其神妙也。

 

    从这段话中,尽可看出彼时贵族养家班之盛。而脂砚斋说余三十年前目睹身亲一句,令很多红学家以为脂砚斋亦同曹雪芹一样,只在三十年前经历过好时光,后来家败,便再也无缘亲近梨园风月了。

 

    其实不然,真实原因应该是雍正二年,即1724年,朝迁下令禁外官蓄养优伶,从此废除养家班制。既然家班没了,脂砚先生又往哪里去见识呢?故曰三十年前,也就是雍正二之年以前经历的事,这与曹雪芹《石头记》中记述的时间也刚好吻合。

 

 

  家班的消失,直接影响了昆曲的式微。那些离开了园林家馆,在戏班里吃苦咽酸的小戏子们,自小被师父打骂,又未见识过脂粉繁华,怎么演得出昆曲的优雅都丽呢?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中,小宝钗的扮演者李沁,就是戏校里昆剧闺门旦出身的。剧组借了来,请了老师每天培训她绘画、书法、弹琴、下棋,吃好穿好,阅尽繁华。隔了一年,李沁回学校汇报演出,再次登台演唱杜丽娘,非但技艺未疏,反而大放异彩,让学校老师连连感叹:演员还是要贵养啊。

 

    直到今天,某演员一红了,就往往传出被包养的绯闻来。然而炒过了,那演员只会越来越红。这是否,也算作一种贵养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