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电视剧《黛玉传》与新书《黛玉传》  

2010-11-10 13:13:00|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东方•文化周刊》问:电视剧《黛玉传》与新书《黛玉传》

 

 

 


受访者:西岭雪 著名作家,红楼梦研究者,《爱人•月末》主编

采访者:杜梅《东方•文化周刊》采编主任

 

 

 

    西岭雪,曾为《东方》撰写过不少美文。最近一部与她小说同名的作品《黛玉传》请来马天宇和闵春晓等演员饰演宝黛,并在新《红楼梦》引来一片非议声后,悄然登陆各大电视台,再次引发观众的关注。西岭雪对此表示,此《黛玉传》并非彼《黛玉传》。这位自九岁接触到《红楼梦》后,便固执地认为“这是世间最好的书”的作家,已先后倾情推出《红楼十二钗典评》《西岭雪探秘红楼梦》《黛玉传》和《宝玉传》等作品,下一部《妙玉传》也在酝酿之中,她说:作家续“红楼”,我是第一人。

    因为南京是金陵十二钗的故乡,所以西岭雪将“西续红楼梦”的签售第一站放在了南京。书城签售、接受媒体访问、到大学作“红楼”讲座、和导演商谈话剧剧本……西岭雪一到南京,就忙得不亦乐乎。当她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和我们聊聊她与《红楼梦》的情缘时,我们发现这个身材高挑、长发披肩、看似风风火火的女子,其实还有着多么温婉细腻的一面,一如她的文字。她说:对于我们写作的人来说,张爱玲、纳兰容若,还有《红楼梦》,这些都是我们绕不开的。

 



续“红楼”:作家第一人

东方:三年前,你推出了西续《红楼梦》的第一部《黛玉传》,三年之后,第二部《宝玉传》面世,据说你的第三部将是《妙玉传》。以人物为主线来分别续写“红楼”,为什么会这样构思?

西岭雪:黛玉和宝玉是全书的灵魂人物,所以我的续书从《红楼梦》第八十回写起,以黛玉为主线,来写大观园里的脂粉香浓和这些大家闺秀们的生活,比较能够驾驭。毕竟我也是女性写作,先从女性角度来写黛玉,用黛玉的故事来带整个大家族的故事,写到抄家写到黛玉死就结束了。那么又经过了三年,《宝玉传》是从宝玉的角度,可以写一些男性社会的故事。全部驾驭可能我还做不到,就只能一条一条线索的来写。《宝玉传》重点放在黛玉死后,二宝结婚。在宝玉的流亡路上以他眼光看到这些姐妹们的结局。《妙玉传》将会是那些边边角角的东西,一些宗派的斗争。直到我能把这些都涉及到,可能会考虑写一个完整的续红楼。

 

东方:给“红楼”写续的人不少,但作家写续,你是第一人。你的“红楼”是写给哪些人看的?是不是读者定位挺高的?

西岭雪:识字的,附庸风雅的。喜欢“红楼”的人能看,就算不喜欢的,也就是当看个热闹。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不管什么人,看“红楼”都是能有所得。在那些批评里对我最多的指责,应该就是你比曹雪芹写的差远了。但我要是写的比他的好,那就成“赛猫叫”了。

 

东方:说到“像”,石钟山先生也在序中写道你写的很像,你觉得这个“像”是多年来读《红楼梦》潜移默化的影响,还是刻意模仿呢?

西岭雪:这两本书,一共找了两个人写序,一位是林少华先生,另一位就是石钟山先生。林少华先生特别认真,那个时候他隐居去了,后来通过写信交流,他是真的有很认真的读过我的书。石钟山先生,应该也是大略翻过我的书吧(笑),所以才会得出一个“像”字吧。

 

 

 

东方:有部分看过你原来的言情小说的读者,觉得你的《黛玉传》里的一些桥段好像太过言情。

西岭雪:好像也没有特别言情的桥段吧。其实宝玉喜欢黛玉,后来出现薛宝钗也喜欢宝玉。这样说起来,《红楼梦》就是最早的言情小说了。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你的写作手法。首先《红楼梦》的写作手法,它的结构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写的十分含蓄,是靠架构和写作功力完成的,使它不像一部言情小说。而我的《黛玉传》里北静王也未见过黛玉,为了不亵渎黛玉,所有的都是些侧写。

 

东方:有读者看完你的书后,表示“绝对不认同你北静王和林黛玉曾经产生过一段夫妻关系得说法”,你怎么回应这种看法。

西岭雪:谈不上夫妻关系。只是北静王向林黛玉求婚了。《红楼梦》里是有“孤证”的,不是一点就可以断论。北静王送过宝玉很多次东西,书中明摆写到的只有两次。一次是蒋玉菡将北静玉赠送的大红汗巾子送给了宝玉,宝玉把自己身上的葱绿汗巾回赠给了蒋玉菡,而这个汗巾是袭人的,后来袭人跟他要的时候,他又赔给了袭人。这无意中成就了一段姻缘,袭人后来嫁给了蒋玉菡。还有一次是北静王送了宝玉一串香珠,宝玉特特送给黛玉,黛玉没要,这就说明,有一天北静王会向黛玉求婚,而林黛玉没有答应。还有林黛玉的诗,宝玉说自古闺阁的文字不传出来,那么很多女词人女诗人都没有了。那么他传出去会给谁看呢?不可能是薛蟠之流,很有可能是北静王。北静王看到黛玉的诗后,产生爱慕之情,也是极有可能的。如果他要向贾家求婚,这个媒人很可能是贾雨村,他既认识北静王,又认识贾家。而贾雨村是属于吃谁家饭砸谁家碗的,之前他先把香菱判给了薛家,后来也有可能转手把黛玉推给北静王。而北静王面若冠玉,年龄也轻,他也是配得起黛玉的。

 

东方:这两本书,你最得意的是哪一本?

西岭雪:我自己比较喜欢第二本——《宝玉传》,毕竟只有越写越好。但读者好像还是更喜欢《黛玉传》多一点,可能黛玉更脂粉香浓一点,女性化一点。

 

东方:你最喜欢的章节?

西岭雪:贾环和贾兰赶考那一场。其实所谓喜欢,还是看你用的心思有多重。现在人对古时的考场太不熟悉了,我找了很多资料,看了很多书,用了很多心思。才写出这么一段。

 

东方:电视剧版的《黛玉传》你看了吗?

西岭雪:从我的角度来说,它太中规中矩了。和87版的《红楼梦》以及以前的那些《红楼梦》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黛玉传》更像是一个“红楼”版的《还珠格格》,是一个琼瑶版的《红楼梦》。

 

读“红楼”:三十年相伴

东方:在你很小的时候开就始读《红楼梦》了,那时你就认为它是一本很好的书。在你不太顺利的童年时光里,是不是从“红楼”里得到了某些慰藉,导致你以后的30年一直在读它。

西岭雪:何止是慰藉。我那时是自闭症,对,我以后才知道那就叫自闭症。9岁那年我经历过几件大事,第一件就是我父亲去世了,那个时候文革。8,9岁的孩子,还不懂什么叫死,当时哭过之后就出去玩了,直到很多天以后在放学的路上,我才意识到我再也见不到我爸了,蹲在路边狠狠地哭了一场。后来还有一件事,一个同学丢了红领巾,可能是家庭成分原因,我害怕到失语,为了不再继续接受盘问就承认了。这件事后就不说话了。那个时候很忧郁,一直到高中七年,在这段时间里,就是反复读《红楼梦》,想像自己活在大观园里,大观园里的人都是我的朋友,给自己编各种各样的故事。如果没有那段时间,就没有现在的小说了。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内心完全是向内的。直到有人对我说“一个心里有恨的人,脸上是不会美的。”我才要求自己态度平和,以至于看的特别的开。

 

东方:你最喜欢的“红楼”人物是?

西岭雪:以前是妙玉,现在是都喜欢,其实真到研究的时候,说起来谁都喜欢。

 

东方:你觉得你自己是《红楼梦》中的哪个人物呢?你说过在《红楼梦》中每个女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

西岭雪:不同阶段吧。小时候我觉得自己是妙玉,特别自命清高。长大了,恋爱了,就变成黛玉了,特别希望有一个宝哥哥跟你说“你放心”。然后有一度时间,特别想学宝钗那种做人方式,觉得自己挺圆滑的。这两年我的同事都说我是王熙凤,可能太“霸道”了。估计再两年就是王夫人了,再往后就是贾母了(大笑)。

 

东方:现在大多数人看的版本是高鹗续的120回。你是只看前80回,还是坚持高鹗续的完整120回?

西岭雪:这要看谁的声音更大。之所以会有120本捆绑销售,是乾隆时期,历史上有印刷版本的时候就是120回。而80回的都是手抄本珍藏用的,大部分在王爷和一些有钱的文人墨客府里。市面上的只有乾隆亲自督印的120回。五四时期,胡适第一个提出了,“伪续”的说法。本来是该还原80回的,但是紧跟着文革,在毛主席的指示下又回到了120回的印刷。直到2000年,才出现了80回的版本。后续也出现了很多。但大部分也只有一些爱好者会去钻研这些书。

 

东方:别人写的版本你看过吗?

西岭雪:我都看过,不满意。我觉得他们比不过我。首先他们的语言不是“红楼”语言,而是现代语言。第二,太热闹了。太传奇性了。续写《红楼梦》几个方面一定要有研究:第一,诗词格律要过关;第二,清史要有研究。比如刘心武的清史很过关;第三,对曹雪芹的家谱,同时期的文化和政治背景都十分熟悉。最好要有写作经验。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作家续过“红楼”。所以我可以很自信的说,我比任何一个现在的、任何一个出现的“续”要高得多的多。

 

东方:你觉得你深厚的语言功底得益于什么?

西岭雪:我经历的教育就是我父母给我的教育,大概在我5、6岁的时候,就开始背“天对地,雨对风,大陆对长空,来鸿对去燕,宿鸟对鸣蛩”这些笠翁对韵的东西,8、9岁的时候就开始写古体诗了。在这两本书里其实也写了很多诗,这点也是我特别“自负”的一点了。写《红楼梦》,诗词必须过关,现在的一些续书的人,诗词是没有功底的,仓促的问鼎“红楼”就显得有点太轻率了。再一点说,现在我40岁,也开始不惑了,从《人鬼情》到《后宫》这些也已经出了很多本书。第三方面说,那个时期的礼仪,家具,器皿,刺绣,这些外围边缘的事情我都特别感兴趣,直到现在才慢慢积累到了这一步。

 



品“红楼”:用生命去爱

东方:其实你平时的文化兴趣点还是挺丰富的,不太像那些“红学家”就一直钻研红学。

西岭雪:我可看不上“红学家”这几个字的。你用一辈子去读一本书,完了后还没读明白,还要指着它吃饭。读书和写书都是一个人的乐趣,“红楼”很多人喜欢,我读得可能略深一点,为“红楼”做了一点事。但这只是我生命中的十分之一,二十分之一,不可能成为全部。《红楼梦》,它虽然贯穿了我的整个生命,可以说我是拿生命来热爱《红楼梦》,但不是将生命献给《红楼梦》。

 

东方:你看不上“红学家”这三个字,但现在你也有了这么一个称号。

西岭雪:其实“被红学”这件事,被他们这么说我其实一开始还挺得意的。得意完了,觉得也挺怪的。这就是一本书,都是在写作圈子里,突然多出一个称呼来,是挺奇怪的。同时因为有“红学家”这件事,导致很多人都是为了研究而研究,为了提出一个观点而提出一个观点。变成了消费“红楼”,这一点我很不喜欢。

 

东方:你是怎样定位“红学研究”的呢?

西岭雪:我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红楼”爱好者。首先我是一个作家,其次我是一个“红楼”爱好者。所以我不太喜欢非作家所写的续,他们太随意,纯粹作为一个爱好者,按自己的喜好来。我以是“作家”这个身份撰写的。如果可以再加一个身份的话,我还希望冠以自己是一个诗人。我觉得我的古体诗写的还真蛮好的。

 

东方:有人总结说研究《红楼梦》的那些人都是具备“四有”,即有钱,有闲,有病,有癖。

西岭雪:有钱,没多少。但是确实是在能养活自己的情况下,才敢去碰“红楼”这件事。有闲,确实没有。我的主业是一个杂志的主编,每个月都要定期出刊。每年要写两本书。在这个基础上还要给自己安排时间去旅游。平时要求我自己每天看一张碟,一个星期读一本书。闲是一点没有的。不过《红楼梦》已经渗透我生命了,不用使多大劲,它就像我的个伴侣,什么时候都有激情。说到有病,小时候学黛玉总是觉得吃药比吃饭好,现在身体不算太好,但总体还行。有癖,我自己觉得我自己还挺好的,但别人看你肯定是一堆坏毛病。

 

东方:你觉得《红楼梦》的爱情悲剧对年轻人有没有启发?有没有过时?你自己持有什么样的爱情观?

西岭雪:我最欣赏的《红楼梦》的情语就是宝玉对黛玉说的那句“你放心”。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做到了让“你放心”。这个男人就值得嫁了。如果一个女人真的能对一个男人做到“我放心”,这个女人就幸福了。一个男人能让我放心,在感情上一定能让我放心。其次在经济基础上也要能让女人放心。我不赞成年轻人讲志气,不考虑经济就结婚。并不是每一个女孩都是西岭雪的。我还是希望女孩考虑男方有一点经济基础。爱情可以付出,但绝对不是牺牲。

 

东方:87版和李少红版的《红楼梦》,你更倾向于哪一版?

西岭雪:肯定是87版的。这一版在续“红楼”的结局上做了很多创新的,也是很多红学研究的成果。比如巧姐流落风尘被刘姥姥搭救。宝玉打更。他们很尊重线索。虽然很多人不接受,但是至少是努力了。但是李少红的版本是给复原了,所以我才说那是一个倒退。我觉得“红楼”的衍生产品都是相辅相成的。

 

东方:李少红特意找了一些80后的编剧来操刀,对此你怎么看?

西岭雪:至少我知道一点,这些80后的编剧里没有一个懂得什么叫诗词的。倒并不是贬低他们。作为个体他们都是挺优秀的。但是作为群体,他们确实是不懂诗词还有格律的。大多数人其实连《红楼梦》都不熟。写剧本也是各自为阵。这就不是“诗小说”的《红楼梦》了。这版《红楼梦》的确有很多硬伤,尽管李少红已经对我正式翻脸了,我还是要说,哈哈。

东方:有没有想过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激情去拍一部,找谁做导演?

西岭雪:再过二十年,只要有人给钱就行,哈哈。黄磊,我一直都说我的偶像是黄磊。黄磊就算拍的不好也不可能比李少红拍的烂吧。一个有智商的人应该不至于把《红楼梦》拍成鬼片吧。

 

东方:将来有没有想过将自己的作品改编进军影视圈??

西岭雪:我当然想啦,我不然干嘛总说我的偶像是黄磊呢?现在还多了一个石钟山,呵呵。其实现在也是在尝试,去年和上海昆剧院,现在是和南京林业大学有一个合作,把我的作品《寻找张爱玲》改成一个话剧跨越剧的作品《再见海上花》,也是要去台湾出演的。等演出的时候,第一站可能还是在南京。和南京确实很有缘。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