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张爱玲的婚礼  

2007-09-04 09:2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爱玲的婚礼 - 西岭雪 - 西岭雪
 
昨晚看了<色戒>的花絮与相关报导,又一次想起张爱玲来,满心酸楚.下面是我的<西望张爱玲>第十章的截选,关于1944年八月那场悲哀的婚礼_____
 
 

.第十章   一红倾城

1

   我的灵魂,叹息叹息再叹息——爱玲结婚了,就在爱丁顿公寓她的房中。

  大红帖子写着双方的生辰八字,一对红烛插在馒头里——没有烛台,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宾客赢门,锣鼓喧天,只有炎樱的主婚,青芸这惟一的宾客,还有我的灵魂徒劳地说着祝福的言语——她们听不见我的话,而我自己亦知道这祝福的虚无——悲剧已经注定,无人可以改变。

   是桂子香飘的八月,蝉声叫得惊天动地,呕心沥血——它们只有这一个夏天的生命,不得不放歌来争取。

   胡兰成正摩拳擦掌地要在政治上大展拳脚,有一番作为;张爱玲亦声名大噪,如日中天。然而两个人,却都有种惘惘的危机感,只觉得一切都脆弱不可信,仓促不可待,有如蝉声,叫得越响,生命越短——要快,迟了就来不及了,他们无法从容,只好因陋就简,抓住这一刻的钟情,惜取这一寸的欢娱。

   青芸是自己摸上门来的。那天,胡兰成出门时一定表现得很特别,穿着新衣,站在镜子前转左转右,照了又照,莫名兴奋。所以青芸才会觉得好奇,非要跟着他一起去,看他到底去哪里,做什么。

  结果便一直跟去了静安寺路爱丁顿公寓张爱玲的家,看到锡兰女子炎樱也在那里,都穿得簇簇新,屋子也重新布置过了——这才知道今天是叔叔的大喜日子。

   青芸咧开嘴哈哈地笑了,问:“你们准备结婚啦?”

   胡兰成也笑着,却认真地警告:“你不许多讲闲话啊!”这个侄女泼好动又心直口快,他怕她轻举妄言得罪了爱玲。

   他和爱玲在一起,总是要侍候她的颜色,与人会面,总担心她不高兴;一起看书看画,也老是揣摩她喜不喜欢。有朋友求他引荐要与爱玲见面的,他多半是拒绝,只有池田是例外。因为池田于他有大恩,也因为池田对爱玲是真心敬重。有一次池田借给他一本珍贵的日本浮世绘画册,张爱玲赞了句好,池田立刻便要送给她。然而爱玲却拒绝——她连别人的好也是不轻易接受的。

   又或者,她是有意要同他身后所牵连的一切人与事分开,不肯参与到他的人际关系中去;就好像她并不要他与她身后的一切人与事发生联系一样。

   她与他结婚,连弟弟张子静也不知道,姑姑张茂渊也不参加。她便是这样的清爽决绝,一意孤行了。

 

   红烛点起来了,妖娆地舞,是吃梦的貘——爱玲的青春梦想就这样被那烛光吃掉了,此后,她的光辉一点点褪下去,黯淡成大红帖子上淡淡的金箔。

然而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看着眼前的人,一心一意地要爱他,对他好,把自己的八字交给他,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他,与他捆绑在一起,一生一世。她看着他,那么痴心痴情,快活得心里好像要炸开一样。

   他们并肩站着,拜天,拜地,再对面拜过,抬起头来,满眼满脸都是笑。

   炎樱也笑着,将象征祝福的米粒撒在他们身上;

   青芸也笑,“嘎拉嘎拉”,毫无顾忌,然而笑得古怪。

   胡兰成忍不住问她:“你笑什么?”

   “等下送新娘入洞房,你怎么抱呀?”青芸说着又笑,因为叔叔比张爱玲还矮。她且揭叔叔的短儿,“你第一次结婚拜堂时,新郎倌落脱了。那时候我还小。”

   那时候她还小,可是记得很清楚——文弱书生的六叔拜过堂,要抱新娘子入洞房,可是抱不动,结果是喊了几个青年人帮忙扛上去的。扶梯很窄,三四个人抱牢一个新娘子,打伙儿扛了上去,新郎硬是没插上手。于是小青芸就一路跟在后头叫着:“新郎倌落脱了。”

   想着往事,青芸忍不住又要笑:“今朝新郎倌不落脱了。”

   胡兰成也笑起来,将食指和中指曲起来在侄女额头敲了一记:“不许多话!”又搓着手说:“去哪里吃饭呢?”话是朝炎樱说的,眼睛却看着爱玲。

   爱玲只笑盈盈地看着他,却不说话——她知道他必有下文。

   果然胡兰成又自说自话:“只好找间小饭店。去大饭店,怕人多,不方便,会暴露身份。”是商量的口吻,带着些抱歉的意味,因为去小饭店,对爱玲总是有些委屈的。

   ——她所委屈的又岂止是这些!

   她的笔下曾经写过那么多次婚礼,中式西式老式新式都有,却没有一次像她自己这样。她从没想过会有人是这般地举行婚礼吧?

 

(我的婚礼,也简单得不合常理——当时并不觉得,后来每每回忆起来,或是参加别人的婚礼再与自己对照,才觉得是有些不大寻常的。

是在1997年9月7日,大连。并未宴客,也没有喜帖、喜糖,也没穿例常的婚纱,甚至也不要家人参加。只请了三五知己,打了两辆出租车,在滨海路上寻了一处背山面海的幽静之地,开了香槟,摆了蛋糕,接受友人的祝福。主持婚礼的是我的闺蜜,就是我从前离家出走时投奔的那个好朋友,她大大咧咧地指挥:“一拜天作之合,二拜大海作证,三拜夫妻同心,要背靠背,心贴心——完了。”

后来人家批评她:“主持婚礼要大吉大利,怎么好‘背靠背’,又怎么能说‘完了’呢?”她却也委屈:“我晚上回家跟我妈说今天替雪姐姐主持婚礼,我妈问:喜糖呢?我才发现,人家做司仪好歹赚个大红包,我这个司仪却连块喜糖也没捞着。”)

 

2

    “我为顾到日后时局变动不致连累她,没有举行仪式,只写婚书为定,文曰: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上两句是爱玲撰的,后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我们虽结了婚,亦仍像是没有结过婚。我不肯使她的生活有一点因我之故而改变。两人怎样亦做不像夫妻的样子,却依然一个是金童,一个是玉女。”(胡兰成《今生今世——民国女子》)

   为了胡氏这段不清不楚的描写,也为了张爱玲的讳莫如深,导致这段低调的婚姻在后世引起无数猜疑与说辞,有不以那纸婚约为然、以为二人仅是同居关系的;有论证张爱玲“妾身未明”,把她当作胡兰成“妾之一”的。如此,李黎与表弟张伟群对胡青芸的采访就弥足珍贵了,它让我们清楚地知道——胡兰成与张爱玲的婚姻并非“一面之辞”,更非“妾身未明”,而是明媒正娶,明明白白的正式夫妻!

   炎樱为媒,青芸作证!

   拜堂、签字、媒证、宾客、洞房花烛、甚至还有侄女青芸的闹洞房、以及行礼后的请客吃饭,虽然简省,可是一样程序也不少,完整地走过整个婚礼应有的仪式,一丝不苟。是实实在在举行了婚礼的!

   这些,胡兰成都没有写进《今生今世》里去。

   他只提了炎樱。是不仅怕“日后时局变动”连累了张爱玲,也怕连累了侄女胡青芸吧。他一生无情,惟对青芸却仁至义尽,比对亲生子女还好,便是后来远去日本,也不时寄钱物回来;而青芸对这个六叔,亦是尽心尽意,无怨无悔。

   青芸又说:“姑姑在隔壁,伊不出来咯。”“姑姑一眼不讲,不过,姑姑我没有碰着过。”

   张茂渊清贞坚决的态度一目了然,而她的形象亦益发清晰——那洋派正气的女子,她对爱玲如此疼爱有加,可是对她与胡兰成的事十分不赞成,却又本着各人独立的原则并不干涉,于是连一声“祝福”也欠奉。作为张爱玲的监护人,身边最信任的长辈,她这样地不给面子,爱玲心里难免会伤感的吧?然而她已打定主意,既选择了他,便心甘情愿面对全世界的唾弃与冷眼。

 

   世上最幸福的婚姻有两种:一是遇上一个你真心要对他好的人,一是遇上一个真心肯对你好的人。

   遗憾的是,这两者从来都不可能是同一个人。

   张爱玲选的,显然是她一心想对他好的那个。好到不计名份,不问将来,不求回报,不指望众人理解,甚至不奢望亲人的祝福。

   她还特地去拍了照片留念,又是炎樱陪着,兼任导演,一边同摄影师商量取镜,一边对张爱玲发号施令:“现在要一张有维多利亚时代的空气的,头发当中挑,蓬蓬地披下来,露出肩膀,不要笑,要笑笑在眼睛里。”

   ——这使我想起,维多利亚风从去年起已经重新大热,再次领袖于时尚舞台,炎樱与张爱玲的走在时代前面,是足足早了大半个世纪。

   照片也是炎樱去取的,大热天里骑个脚踏车跑了很远的路,取出来,直奔爱丁顿拿给爱玲看,说:“吻我,快!还不谢谢我!”

   张爱玲看见照片,大喜,不理炎樱,先对着自己的照片吻了一下。气得炎樱大叫:“哪,现在你可以整天整夜吻着你自己了!没看见过这样自私的人!”

   照片里有一张放大了,是摄影师最满意的,光线柔和,面目朦胧,沉重的丝绒衣褶,有古典画像的感觉。炎樱看着,又觉技痒,说:“让我在上面涂点颜色吧,虽然那摄影家知道了要生气,也顾不得这些了。”

   遂将大笔浓浓蘸了正黄色,先涂满了背景,照片不吸墨,颜料像一重重的金沙披下来;然后是头发与衣服,都用暗青来涂没了;单剩一张脸,发光的,浮在纸面上。

   炎樱自己看着很满意,东张西望,结果看中墙上凹进去的一个壁龛,遂将照片嵌在里头,下角兜了一幅黄绸子,两边两盏壁灯,因为防空的缘故,在蕊形的玻璃罩上抹了密密的黑黑条子,灯光照下来,就像办丧事。

   爱玲大笑起来:“这可太像遗像了,要不要趴下去磕头?”

   炎樱看着,也觉不妥,于是撤去黄绸子,另外找出爱玲小时候玩的那把一扇就掉毛的象牙骨折扇倒挂在照片上端,湖色的羽毛上现出两小枝粉红的花,不多的几片绿叶,宛如古东方的早晨的荫翼,温柔安好。

   爱玲看着,慢慢地点头,轻轻说:“古代的早晨就是这样的吧?红杏枝头笼晓月,湖绿的天,淡白的大半个月亮,桃红的花,小圆瓣个个分明……”

她的声音低下去,有了泪意。她想起她新婚时写在大红喜帖上的那句话了——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外面敲起了“呛呛呛”的打锣声,是防空信号,远远的一路敲过来,又敲到远处去了。屋顶的露台上,防空人员向七层楼下街上的同事大声叫喊,底下也往上传话——岁月,焉得静好?现世,何时安稳?

   后来张爱玲在一个卖糖果发夹的小摊子上买了两串亮蓝珠子,极脆极薄的玻璃壳,粗得很,两头有大洞。她将两串绞在一起,做成葡萄状,放在照片前,没事便自己看着自己祈愿:有这样美丽的思想就好了。

   对着自己的照片亲吻,对着自己的照片祈祷——因为这不安的世道里,除了自己,别无宗教。

   这样的自恋,这样的清高自许,却为着一个不忠的男人而落了红尘——像她自己喜欢的那句话:“洗手净指甲,做鞋泥里踏”。

   ——真是人生莫大的悲哀。

 

3

   张爱玲结婚是在1944年8月,没找到准确的日子;然而《传奇》出版却有明确日期,是8月15日。我因此猜测她的婚礼也是在十五号。

   出书和婚礼撞在同一个月,是巧合,还是着意的安排?

   书前题词:“书名叫传奇,目的是在传奇里面寻找普通人,在普通人里寻找传奇。”——她终究是希望公告天下,希望全世界的人陪她开心,为她举杯。她以她自己的方式来广而告之,为她“传奇”的婚姻不悔!

   她怕人家知道,又想人家知道,于是借着《传奇》告诉人家:我得意,我真得意!

   四面楚歌怎么样?天理不容又如何?她爱了,她嫁了,她要做她喜欢做愿意做的事情,哪管世人诽谤?从来都是只有别人拜她,读她,追慕她的世界她的心灵她的脚印,她才不要理会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6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