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粉红城市斋浦尔  

2007-03-02 09:22: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 

    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

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粉红城市斋浦尔 - 西岭雪 - 西岭雪

    粉红城市斋浦尔与城市宫殿

车子从德里出发,第一站是斋浦尔(GAIPUR)。天还黑着,但我兴奋得睡不着,一看见神牛或骆驼就推同座快看,因为这些都是在中国看不到的呀,是它们让我切切实实地意识到:我真的到了印度了!

然而进入闻名的粉红城市斋浦尔时,我却多少有些失望——心目中的“PINKCITY”是应该像童话古堡一样的仙境,然而这里却只看到破败,混乱,肮脏,和沧桑剥落的陈旧,最重要的,它的颜色根本不是“粉红”,而最多只能称之为“砖红”。

余秋雨在《千年一叹》中将斋浦尔写成是建筑狂人沙贾汗的又一得意之作,而妹尾河童则在《窥视印度》时说它是斋辛格二世所建,“斋浦尔”的意思就是“斋的城市”。我从前读的时候就觉得河童说的可能是对的,到了印度,一问,果然。

这座城市兴起于大约三百年前,是印度第一大邦——拉吉斯坦邦的首府。最重要的景点有三处:城市宫殿,天文台,和风之宫殿。

下午三点起程去城市宫殿,非常辉煌的建筑,是拉吉斯坦城邦臣服于莫卧儿帝国后兴建的宫殿。一进宫殿大门,便看到场院中盘腿而坐的巫师在吹笛,他身前的竹篓里,正有一只蛇扁着脑袋探头而上。我没敢上前,匆匆拍了张照便离开了,怕他追着我要钱——有一只蛇作帮凶,要多少钱都是理直气壮的吧?

另一个原因,也是因为门里的景象太吸引我了,真是壮观的建筑!一色的红砂岩,用白色涂料绘着简单而优雅的线条,美得触目惊心。我忍不住“哗”地一声,便呆住了。一旦反应过来,便举起相机狂拍,完全不知道选择角度,只觉怎么拍都是美的,那雕花镂空的飞檐,那阴阳并济的廊柱,那形态各异的四季门,甚至那蹲踞墙头的猴子,那漫天飞舞的鸽子,都令我目夺神驰,眼花缭乱。太奢侈了,简直不可以想象住在这里的仅是一个藩王而已,更不能想象在印度有上百座这样的宫殿!这些绣栋雕梁,真的是人力所为吗?难怪印度人总喜欢用神话来解释历史呢,因为这建筑的确是太巧夺天工了。

这建筑迄今仍有一部分在供军长办公使用,涂为乳白色;而粉红堡垒部分则辟为博物馆,展出些服饰、乐器、武器等,最为人瞩目的是陈列在接见厅里的一对全球最大的银壶。是当年藩王去英国参加爱德华七世加冕礼时下令打造的,为的是用它们贮满恒河水,以便每天洗浴——我想象那仪式代表着他无言的承诺:即使远离故土,即使臣服异邦,我仍是一个印度人,我的心属于那恒河的国度,我的灵魂是一个虔诚的印度教徒!

这便是印度吧,顺从的表面下,有一颗不屈的心。因此尽管它曾经殖民于英国数百年,尽管它伤痕累累满目疮痍,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沧桑,它却依然存在,并将继续发展。

印度,与中国,同样是两个不屈的民族,两个永恒的国度,他们的文明同时始于几千年前,也必将流传于几千年后。我虽然看不到两千后的中国,但当我站在两千多年前的印度河边,我相信,中国的寿命,必将比印度更长。

在城市宫殿,我第一次触到了印度的心,虽然还隔得很远,但仿佛已经能感受到它的脉动。我想,我会一天比一天,更加接近印度。

 

PS:斋浦尔分新旧两部分。说是新斋浦尔多的是珠宝店,更整齐干净些;然而真正吸引我的却是旧斋浦尔,原因很简单,那边的街道两边布满各种风情小店,最适合“血拼”。只可惜自由活动时间太少,而我的英语又太滥,不敢耽延太久,因此只去了市场一次,匆匆席卷了几条披肩几条裙子便在夜色四合之前赶回酒店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