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林黛玉和北静王有关系吗?  

2008-07-31 17:16:00|  分类: 西望红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林黛玉和北静王有关系吗?

文/西岭雪

书中第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有一段回前批:
“茜香罗、红麝串写于一回,盖琪官虽系优人,后回与袭人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者,非泛泛之文也。”
茜香罗是琪官赠与宝玉,宝玉转赠袭人之物;红麝串是元妃赐与宝钗之物;而这两个物件,关乎两段婚姻:琪官与袭人后来“供奉玉兄、宝卿得同终始”,可见袭人嫁了琪官,宝钗嫁了宝玉。
“茜香罗”指的是伶人蒋玉菡也就是琪官送给宝玉的大红汗巾子,原是“香国女国王进贡之物,北静王赏赐给琪官的,如今琪官又转赠了宝玉。
而宝玉用以交换的松花汗巾子也并非他本人所有,而是袭人之物。事后想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就又把琪官的大红汗巾子赔给了袭人。
那怡红院名曰“怡红快绿”,而这里宝玉恰是拿松花(绿)汗巾换了蒋玉菡的大红汗巾子。无怪乎脂砚这里戏批了一句:“红绿牵巾,是这样用法。一笑。”
要提醒注意的是,那“红绿牵巾”的人,其实并不是宝玉和琪官,而是袭人与琪官。其间又夹着北静王的恩泽。
林黛玉和北静王有关系吗? - 西岭雪 - 西岭雪
全书中,北静王明出暗出的次数不少,赏赐宝玉的东西也不少。第十四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是全书中北静王的第一次出场,却在水溶提出要见宝玉后戛然而止,到第十五回开篇才重新浓墨重彩地描写二人初会情形,且看原文:
水溶笑道:“名不虚传,果然如‘宝’似‘玉’。”……又将腕上一串念珠卸了下来,递与宝玉道:“今日初会,伧促竟无敬贺之物,此系前日圣上亲赐鹡鸰香念珠一串,权为贺敬之礼。”宝玉连忙接了,回身奉与贾政。
那水溶见宝玉的口角情形,与宝玉见琪官何其相似:水溶是夸赞“果然如宝似玉”,宝玉是笑称“果然名不虚传”;水溶是卸了腕上一串念珠,说:“今日初会,伧促竟无敬贺之物。”宝玉则说是“今儿初会,便怎么样呢?” 解下扇坠,说:“微物不堪,略表今日之谊”;而水溶的香串原来并不是自己之物,而是“前日圣上亲赐”的,这又和琪官的大红汗巾子,“昨日北静王给我的”不谋而合。
——两段描写如此相似,难道是曹雪芹笔乏吗?
脂砚将“茜香罗“与“红麝串”相提并论,而我则以为这条大红汗巾子的情形,同“鹡鸰香念珠”更加合拍。
大红汗巾子从出现后,只在忠顺府长史官上门的时候照应了一次,写忠顺府长史官往贾府搜寻琪官下落,宝玉矢口否认,那长史官冷笑道:“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
而赐鹡鸰香念珠出现后,也在第十六回黛玉回京后照应了一次:
黛玉又带了许多书籍来,忙着打扫卧室,安插器具,又将些纸笔等物分送宝钗、迎春、宝玉等人。宝玉又将北静王所赠鹡鸰香串珍重取出来,转赠黛玉。黛玉说:“什么臭男人拿过的!我不要他。”遂掷而不取。宝玉只得收回。
又一次写宝玉将北静王赏赐之物转赠他人。
然而与茜香罗不同的是,那汗巾子原不是北静王直接赏给宝玉的,而宝玉最终也并没有据为己有,两个人都只是转了一道手,最终的获益者是袭人,并成就了袭人与琪官的一段婚姻;如今这香珠串是北静王直接赠与宝玉的,宝玉想拿来送黛玉,却没送出去,反被黛玉讥斥道:“什么臭男人拿过的!”
这“臭男人”固然不是说宝玉,而是此前拥有此珠串的人,是谁呢?
是将珠串赠给宝玉的北静王,还是将珠串赐给北王的当今圣上。换言之,黛玉骂的人,是皇上。
宝玉送出手的“茜香罗”成就了袭人、琪官的婚姻,那么没送出手的“鹡鸰珠”呢?莫非会带来一段悲剧?皇上或者北静王,会与黛玉有着什么千曲百折的关系呢?难道,那就是致黛玉于死地的真正原因?
林黛玉和北静王有关系吗? - 西岭雪 - 西岭雪

“鹡鸰珠”是惟一一件明写的北静王赠与宝玉之物,至于暗出之物,除“茜香罗”外,还有一套雨具。事见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说风雨之夜,黛玉闷闷填词,宝玉突然披蓑来访:
(宝玉)脱了蓑衣,里面只穿半旧红绫短袄,系着绿汗巾子,膝下露出油绿绸撒花裤子,底下是掐金满绣的绵纱袜子,靸着蝴蝶落花鞋。黛玉问道:“上头怕雨,底下这鞋袜子是不怕雨的?也倒干净。”宝玉笑道:“我这一套是全的。有一双棠木屐,才穿了来,脱在廊檐上了。”黛玉又看那蓑衣斗笠不是寻常市卖的,十分细致轻巧,因说道:“是什么草编的?怪道穿上不象那刺猬似的。”宝玉道:“这三样都是北静王送的。他闲了下雨时在家里也是这样。你喜欢这个,我也弄一套来送你。别的都罢了,惟有这斗笠有趣,竟是活的。上头的这顶儿是活的,冬天下雪,带上帽子,就把竹信子抽了,去下顶子来,只剩了这圈子。下雪时男女都戴得,我送你一顶,冬天下雪戴。”黛玉笑道:“我不要他。戴上那个,成个画儿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及说了出来,方想起话未忖夺,与方才说宝玉的话相连,后悔不及,羞的脸飞红,便伏在桌上嗽个不住。
又是一句“我不要他”!
这已经是第二次黛玉拒绝通过宝玉之手转赠的北静王的礼物了。
而黛玉在拒绝了宝玉的蓑衣之后,却反过来送了宝玉一样东西,就是玻璃绣球灯——这难道意味着“彩云易散玻璃脆”?
林黛玉和北静王有关系吗? - 西岭雪 - 西岭雪

如今,我们再回头来说“红麝串”故事,说的是元妃端午赏节礼,宝玉和宝钗的一样,黛玉和三春低一等。
宝玉听了,笑道:“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袭人道:“昨儿拿出来,都是一份一份的写着签子,怎么就错了!你的是在老太太屋里的,我去拿了来了。老太太说了,明儿叫你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呢。”宝玉道:“自然要走一趟。”说着便叫紫绡来:“拿了这个到林姑娘那里去,就说是昨儿我得的,爱什么留下什么。”紫绡答应了,拿了去,不一时回来说:“林姑娘说了,昨儿也得了,二爷留着罢。”宝玉听说,便命人收了。
仍是黛玉拒绝宝玉转赠的礼物。只不过,上次是北静王的礼,这次是元贵妃的赏,黛玉屡屡“抗旨”,还真够“不畏强权”的。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时,黛玉占花名抽中的签是“莫怨东风当自嗟”,东风往往借指高位强权,黛玉的悲剧,不能怨强权,理该怨自己,为什么呢?
这句诗原出自《明妃曲》,前一句乃是“红颜胜人多薄命”。而脂批曾经说过:“黛玉为聪明所误”。或许,红颜胜人,聪明绝顶,就是黛玉最大的悲剧了。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吧?
偏偏,她又姓“林”。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