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我要去印度  

2007-02-27 10: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16

天气晴——事实上,整个印度游其间一直是难得的大晴天,因此以后不再提及天气,我视之为上帝的礼物——哦不,也许应该说是天神的礼物。

出发

约好四点钟在北京机场集合,而我订了125分从西安飞北京的机票,预计310分到达——时间刚刚好!最关键的是,这天上午,只有这班机的票价是两折。三百六十元!

其实相当冒险,因为经验告诉我,飞机晚点是经常的事。所以从拿到机票那天起,我就天天做噩梦,不是梦见航空公司小姐临时通知我取消航班了,就是飞机抵达北京时,整团人已经出发去了德里。

事实证明,这些顾虑并非纯粹的杞人忧天,因为届日晚准时登机后,飞机滑行了一阵子,忽然远处有个亮点俯冲过来,横掠上空而过。我正在纳闷这航线怎么如此混乱,岂不危险?我们的飞机已经戛然而止,空姐甜美的声音通知我们:因轨道拥挤,我们需要暂停起飞,等待起飞通知。

——等了二十分钟。你可以想象这二十分钟里我的如坐针毡。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联系北京送团人,说明我会晚点到达,请他们务必等我。同时,我一直在想,就在上个月,我从北京回西安时,遇到一模一样的情况,飞机在滑行后又停止下来,等候了足有一个多小时,以至于我以为已经到达了的时候,它竟然还没有起飞;还有那次回大连,也晚点两个小时,登机后又等了一小时,连接机的人也跑了;还有前年春节从昆明回西安,在机场从下午等至深夜,不得不蜷在候机椅上睡着了,怀里紧紧拥着行李,一直梦见有人窥视在侧等待偷窃……

我一向不是个乐观主义者,骨子里有很深的恐惧和不安全感,而同时又吝啬得要命,把一折机票看得天大,故而决不肯为了保险起见而订早一班机票,票价会贵出一百五十元。为了这一百五十元,我死了多少脑细胞啊!

……不过,总算,推迟起飞整整二十分钟的航班竟是准点到达了——看来飞行员空中超速。

我比约定时间还提早了二十分钟到达集合地点,又开始担忧送团人会不会忘记带来我的护照——当然,这次肯定是杞人忧天了。

 

PS:后来我在飞机上遇见旅行社的印方负责人阿杜,自我介绍后,他居然记得我的名字,因为我是全团最后一个报名的,而且我的护照真的在大使馆失踪过一回,时间正是我梦见自己的护照丢了那天——哦,我的确没有杞人忧天!(阿杜同学严正声明:护照不是他的旅行社弄丢的,是在使馆找不到.)

 

    

 

傲慢的阿杜

阿杜是我在上海飞德里的空中结识的印度小伙子。他回家,我观光。出发前做过许多功课,多少对印度有些了解,他刚好成为印证我这些纸上谈兵的见解的第一人。

问题从很严肃的宗教信仰上开始了。我问他:“印度很多人都信教,你是哪个教的?”他说:“印度教。”我接着问:“印度教有多种信仰,你属于哪个教派?”他说:“我信奉湿婆神。”我再问:“湿婆神不是破坏之神吗?我一直不明白,印度人为什么会信奉破坏呢?”他很认真地说:“并不是什么都破坏,要破坏的都是不好的东西。打破了不好的东西,才能创立新的。这和你们的盘古开天辟地是一样的。盘古打破了混沌,才开辟天地。”

我微笑,这有点像我们的“破旧立新”呢。于是话题从这里开始了,越谈越深入。我渐渐知道,他姓“杜瓦”,出身于刹帝利家庭,中文名字叫“杜伟进”,但朋友们嫌拗口,擅自帮他改了“阿杜”。毕业于印度尼克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来中国进修,就此留下,已经在北京工作四年了。做过很多种生意,旅游开发只是其中一项。他自称在中国赔了五十万。中文很流利,但稍微艰深的字眼或方言便不能理解透彻。虽然每天早晨坚持拜拜,但一样穿皮鞋,不忌荤腥,且用左手接递东西——毕竟是被中国同化了。

在交谈中,我发现自己对印度的了解起码要落后于现实二三十年,而且大多知识集中在中古时期。对于印度的今天,他充满自豪之感,对祖国的维护之情溢于言表。当我提到印度有很多乞丐,交通不便,多生育,恒河晨浴与葬礼的裸露等问题,他的答案永远只有两种,一是“北京也有呀,北京的乞丐也很多呀,也会拉住外国人要钱呀。”或者“那就是我们的文明呀。那就是印度特色呀。”

我不知道这样盲目的爱国是该佩服还是该叹息,但是“去印度当地了解真正的印度”这样的愿望,却是更加强烈了。最后,我们互留了联络方式与MSN,如果我这篇游记有什么不确切的地方,大概可以请教他帮我修订的吧?

 

抵达印度后,阿杜便同我们分开了。直到回中国的前夜,才在餐厅再次见到他。那时,他的傲慢与冷淡已经惹怒了所有的团友,都纷纷在背后说他坏话。我远远地向他招了招手,他也只是微微点头,不知道是否认出我来。

我想起导游小辛告诉我,印度古老的种姓制度已经没落,名存实亡,但阶级制度仍在,衡量标准却不再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或首陀罗,而是有钱人与穷人。而阿杜,无疑属于印度的有钱人吧?因此一旦回到印度,他印度性里的傲慢就完全流露了出来,一反在飞机上的谦和友善,而做出一副冷淡漠然的模样。然而我又想起团友们说的,早在中国机场上,他也是这样漫不经心的架子,我又觉得没什么了。反正我这个人向来是没原则的,评价人的标准只有一个:对我好的就是好人,对我不好的就是陌生人。

阿杜算不算一个好人,要等我回到中国以后再慢慢确认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