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我是西岭雪,《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的西岭雪

 
 
 

日志

 
 

《西望张爱玲》出版  

2007-12-05 16:3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写张爱玲
文、西岭雪
 

书名叫做《西望张爱玲》,自然是指西岭雪眼中的张爱玲。因此虽然是张爱玲传记,里面却夹七夹八写了许多我自己的事。原想着完成草稿后再将自己剔除出去的,然而写作是一件不由自己的事,往往写着写着,笔锋一转,便跳到自己身上来了——这样子逼急而恳切地从自己的文字里跳出来,于我是第一次。惟其如此,便忍不住敝帚自珍起来,不肯在完稿后删去“我”的痕迹。

好在张爱玲说过:“我没有写历史的志愿,也没有资格评论史家应持何种态度,可是私下里总希望他们多说点不相干的话。” “清坚决绝的宇宙观,不论是政治上的还是哲学上的,总未免使人嫌烦。人生的所谓‘生趣’全在那些不相干的事。”——那么我说了这么多不相干的话,大概也不算违她的意吧?

她又说:“向女人猛然提出一个问句,她的第一个回答大约是正史,第二个就是小说了。”

我这一部书,却既不是正史,也不算小说,只好做一部“张迷”笔记。我亦没有“还原一个真实的张爱玲”的宏愿,我能“还原一个真实的西岭雪”就不错了——我至少可以保证我所说的,是我自己想说、愿意说的话。

最讨厌许多传记作家拿出历史达人的腔调来,左一句“见解的局限性”,右一句“意识的偏激”,以为自己是法官,随便一句话就可以为张爱玲以及张爱玲作品定性了似的。其实既然如此孜孜不倦地把张爱玲的作品诵读再三,又穷天极地地把张爱玲的故事翻找尽悉,那无疑是“张迷”了,不必推诿,何必还做出一副多么客观的样子,来不及地划清界线呢?

从前我一向反对读者在我的小说中寻找“我”,因为觉得假——即使再努力地求真,然而一件事一旦说出来,就有了戏剧的成份;写在纸上,就更是一种创作。因为写的时候,已经假定有读者在看,并且忍不住要猜测读者的心思与感受,且期待那掌声。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写日记的经验。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可是人的本性是连自己也要欺骗,总是忍不住在字里行间去修饰美化本来的自己。比如爱上一个人,可能会在日记里写:我愿为他死。其实那不是你想说的话,是太多的文艺小说里女主人公教你这样说的。也只是说说罢了,真到了生死关头,你才舍不得。

所以我常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写自传。然而这次破例了,在别人的传记里写了太多自己的话。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希望我将来会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所以写在这里让所有的人见证我,好使我自己将来不好意思改口。

武则天一代女皇建立那般赫赫功业,尚且只留一块无字碑。何况你我渺小如微芥,有甚可说?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